小麦财经网:http://radiotake10.org 专业正规合法的金融财经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圆桌论坛|5G进入下半场,如何扬帆远航?

作者:小麦财经 发布时间:2021-08-07 23:02:41 阅读次数

5G融合应用正处于规模化发展的关键期。今年7月,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中央网信办、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等9部门印发《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2021-2023年)》,为5G下一阶段发展提出了要求与目标。

目前,我国5G事业发展处于何种阶段?5G应用涉及千行百业,如何大力推进5G应用发展?如何推动5G应用标准的构建和推广?5G在大型工业企业渗透率到2023年要达到35%是否容易?中小企业如何参与5G发展?

2021贝壳财经夏季线上峰会“数字经济:通往未来之路”正在进行,8月6日晚间,在“5G扬帆,谁将远航”的贝壳财经之夜中,中国工程院院士、未来移动通信论坛理事长邬贺铨,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工程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原司长闻库,华为无线5G产品线副总裁李欣,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朱岩共聚一堂,畅谈5G新发展。

5G开始下半场

今年7月,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中央网信办、国家发展和改革委等9部门印发的《5G应用“扬帆”行动计划(2021-2023年)》提到,5G商用两年来,在产业界各方共同努力下,5G商用发展成效显著,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但也要看到,5G应用的规模化发展仍存在困难,亟须统筹各方力量,明确目标、优化环境、形成合力,持续推动5G实现从1到N的跨越。

对于目前5G商用的发展情况,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原司长闻库表示,5G发展刚开始,90多万个站点刚铺设,相信不久就会迈上百万大关。在这种情况下,行业推动非常重要,工业和信息化部等部门推出“扬帆计划”,意味着,我国5G上半场打得不错,现在开始打下半场。

中国工程院院士、未来移动通信论坛理事长邬贺铨认为,5G着重于现场级,不同行业有差异,更看重5G对行业共性部分。5G应用在码头、矿山,代替人工作,改善劳动条件,提高生产效率。5G目前还是边缘化的应用,在工业企业还没有起到主流的作用。很多企业现场级装备控制基本上还是柔性控制器,5G还没有完全取代,因为它的流程设计标准比较杂,协议不开放。

华为无线5G产品线副总裁李欣表示,5G当前满足了部分行业的应用,而对于更深的行业应用,参与者可能也要在未来几年做能力的扩展。“比如,现在大家关注新概念 5GAdvance,是在传统能力上扩展了新场景,上行能力的构建,实时宽带交互能力,以及车联和聚焦通信和感知能力的融合,这是5G在不断探索过程中需要提升的能力。是当前5G和行业更深入交互过程需要的东西。”

“扬帆计划”中明确提出,5G应用发展的7个主要指标,其中5G在大型工业企业渗透率到2023年要达到35%。对此,闻库表示,5G经过两三年发展,收集有近万例好的应用。几乎每个行业都在全力推动,工业和信息化部设立了一个大于1/3的基本目标,非常可行。另外,1/3一定要定位在大型工业企业,因为这些企业产业规模大,引入包括5G在内的新技术,对产业的影响力增加很多,所以这个指标比较科学,但也比较艰难。

复制推广要形成行业模板

“扬帆计划”提到,我国行业众多,各行业、各企业数字化水平和发展阶段不同,需求差异性大,个性化更为突出。因此,5G应用发展必须紧密结合行业特点和发展需求,充分把握5G应用发展的阶段性、创新性和复杂性特点,按照“分业施策、有序推进”的原则,分重点、分批次,循序渐进,在部分应用需求强烈、基础较好、带动性强的重点行业,形成突破性进展,待成熟后,逐步复制推广到千行百业。

华为无线5G产品线副总裁李欣表示,两年来,华为已和一些行业做了比较多的从0到1,现在专注从1到N的复制。华为从企业的非核心业务先和一些企业互动和沟通,然后逐步往更重要的业务迁移。华为5G应用正在给一些行业带来变化。比如华为5G技术在远程会诊,远程医疗中起到的作用。

邬贺铨指出,5G已瞄准工业应用,但标准的量化并不准确,在带宽、时延、定位、可靠性等方面,现在5G的应用和工业的应用有不同。下行高带宽是从网络到终端的高带宽,这是消费领域的应用,比如上网看视频。但工业领域要求上行高带宽,从终端往上,场景是工厂里面的视频向网上传,这两者不同。

邬贺铨表示,5G低时延是无线端的低时延,工厂是端到端的低时延,所以标准也要演进。在定位方面,一般室内场景定位是利用多基站定位,而工业可能就一个基站,要解决单基站的定位,室内定位也要求更准确。此外,5G高可靠性是利用冗余的WIFI实现,但在车间里需要考虑分布天线等技术。

邬贺铨表示,5G的标准还在演进,在大量的工业应用方面,5G现可以基本满足,不过产品形态还要变化。“5G本身又有终端又有基站,还有核心网,但绝不能把现有的公众网上的产品直接搬到企业。终端不是手机,是工业模组,对环境条件、可靠性要求更严,连接不同设备具有多种多样的接口。

“放在车间的基站是轻型基站,不需要那么多能力,而且要适应上行大,下行小的带宽,在可靠性方面也有新要求。所以要开发新兴基站,集成核心网的能力,更好地适应企业的需要。”邬贺铨表示。

“复制推广要形成行业模板,把大家的数据格式统一起来,打造一百个示范应用标杆。在应用上形成一些行业模板,有了模板可以规模化复制,5G的门槛才会降低,才能比较顺利推广。形成可复制的模板需要大家努力,前期要费很大的劲。”闻库提到。

把5G蛋糕做大

5G商用两年来,5GtoB的应用发生在各行各业,蛋糕只有一块,如何建设toB网络可以实现共同利益,保证大中小企业都有机会拥抱5G?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朱岩认为,大企业可能会因为技术创新带来降本增效,分到蛋糕中更大的一块,但是更有潜力的是把蛋糕做大。“大企业的责任和担当在5G+时代里面绝对不是自身的信息化,自身5G方面的应用,更应当带动产业生态走向数字化,带动数据要素的开发。”

朱岩认为,数据要素的开发,一个企业做没有多大的价值,必须是一群企业做才有价值。所以在5G+应用方面应该让大型企业先动起来,去承担5G时代更为重要的社会责任,更为重要的中国发展责任,这样才可以带动中国实体产业界的5G应用。

邬贺铨表示,所有企业仓库里加上摄像头,通过5G连接到银行电视屏上,银行能看到仓库里的半成品,成品,这样动产就变成临时的不动产,银行就可以放心地做信贷。“区块链虽能在信贷链里起作用,但延时比较大,加上5G可以快速实施,把供应链金融的上下游解决好,解决过去的诚信难题。”

此外,邬贺铨认为,还有一些应用有待挖掘,包括把蛋糕做大,单靠企业自己的5G做得好,蛋糕很难做大,必须要延伸到产业链的上下游,创造需求。或者做一些原来有需求但是不能满足的事情。

“当前5G在行业里探索和扩展,不断地复制,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同时也是我们和企业共同探讨企业面向数字化转型,面向智能化如何更好适配的问题,也需要探讨相关的商业模式和产业链的匹配。”李欣说。

5G必须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

面对5G新技术的应用,不可避免地一些企业会存在疑虑,李欣解释道,企业的核心业务尝试新技术的准备工作很长,关心服务商如何确保企业一些核心问题得以解决的同时,自己的质量和操作流程还能够保证,“企业也希望我们能够更加深入、细致地和企业打开整个业务的流程和关键过程,这是合作企业关注最多的,所以在合作模式上,华为就特别重视这部分,逐步尝试,有一个很长的实验和去不断确认的过程。”

“从运营企业来说,近20年来移动通信基本上和手机打交道,商业模式是ToC,从1G到4G的前半段,手机基本功能是通话、上网,4G到5G才想到5G作为物联网的应用,5G应该朝着企业走,企业要以5G解决比较大的问题,大型企业实力雄厚一旦成功,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可以带动经济发展。”闻库认为。

闻库表示,ToB方面,5G网络也应该逐渐发生变化,企业级的虚拟专网和ToC的网络不一样,运用企业需要明确要求,提供的网络要满足生产需求,把网络改造成能够面向企业使用。“20多年前,很多大单位要装很多电话,每个单位都有小交换机、电话班,现在基本看不到了,被虚拟专用的网络模式代替了。5G发展过程是不断认知的过程,网络要根据企业的需求,不断朝向垂直行业大企业靠拢。”

中小企业需要5G极简方案

邬贺铨强调,在5G的应用发展上,中小企业缺乏人才,也缺乏资金,靠其自身往这个方向发展还是比较难。中小企业要利用5G,并不必需单独建一个5G网络,运营商的网络就完全可以服务,中小企业担心数据上传到运营商的网络不安全,实际上5G可以应用网络下沉,这样数据就没有出去,完全可以通过云端的安全能力赋能和服务于更多的中小企业,云的集约化简化不仅可以降低中小企业成本,还可以应用在市场协调,供应链管理等方面。

5G的应用一开始主要以大企业为主,而现在华为在实践的过程中也接触了一些中小企业,谈及中小企业在5G应用中的特点,李欣表示,中小企业的办公或者制造,对可靠性或安全性要求没有那么高,主要是数据不出园,使用通用的5G模组就可达到效果,所以中小企业需要一个极简方案。

此外,中小企业希望运维能够自动化,比如5G网络买回来后就地安装使用,不需要监控网络的质量。李欣表示,“这要求我们面向中小企业可以提供通用、简单、低成本的5G方案,甚至配套通用的5G产品,这样可以方便更广泛地复制,我们也和运营商一起做这件事。”

针对这个问题,朱岩给出了自己的建议,“5GtoB不是炒一个概念,如果对大企业他们还能接受一些概念,对中小微企业来说,炒概念真的没有必要,你必须帮助他们解决实际问题。”

朱岩认为企业利用5G创造价值要从两方面看,一方面是信息化,即技术创新、技术革命;另一方面是数字化,即模式创新。他表示,“技术创新不是中小微企业的痛点,真正能吸引中小微企业的是模式创新。”

模式创新是指寻找新的盈利点,找到一个新的发展方式。朱岩称,“不是有一个云、一个5G技术方案,中小企业就会把自己的研发、销售等放到云上的,对中小微企业来说,关键是要解决钱的问题。”

如何解决钱的问题?朱岩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他认为,比起5GtoB,更重要的是Bto5G,激活B端通过5G实现中小微企业的大量动产的穿透,将动产转化成金融工具,进而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这一切的前提是需要大量的模式型的创新。

“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并重,大企业要发挥龙头企业的作用,小企业要勇于找到新的盈利增长点,这个时候我们所说5GtoB端的扬帆启航就真正能够实现。”朱岩说。

闻库认为,中小企业参与5G发展的确比较难,所以需要造模型,每个行业都要有一些模型,可以让中小企业少走一些弯路,少去探索,能够直接借鉴已经取得的经验。 今后机器对机器的模组还要摸索、推动,不同的机器要使用不同的模组,要形成标准化接口,让企业拿来就可以用。

闻库介绍,很多园区希望给入驻的企业打造好环境,中小企业可能建5G基站,单独建基站对运营商来讲太难,因为这些企业体量不够大,每个企业都建一个边缘计算的节点太贵了。园区建一个边缘计算的节点,通过园区提供好的数据平台来支撑中小企业发展。

“中小企业并不是说无路可走,中小企业前面也有光明的路。特别是设有园区的政府,也想方设法把5G的手再延伸,为中小企业提供便利的支撑。”闻库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孙文轩 陈维城 宋美璐 许诺 编辑 徐超 校对 卢茜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圆桌论坛|5G进入下半场,如何扬帆远航?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radiotake10.org/news/7.html


财经新闻 闻库:我国在5G上半场打得不错,现在开始打下半场

2021贝壳财经夏季线上峰会“数字经济:通往未来之路”正在进行,8月6日晚间,在“5G扬帆,谁将远航”的贝壳财经之夜中,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