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麦财经网:http://radiotake10.org 专业正规合法的金融财经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露营、野钓之后,年轻人又对“蓝色鸦片”上瘾了

作者:小麦财经 发布时间:2021-08-10 20:03:55 阅读次数

作者| 刘霞

编辑| 刘杨

冲浪圈流传这样一句话:“冲浪一时爽,一直冲浪一直爽。”

在刚刚结束的东京奥运会,作为首次入选的比赛项目,冲浪与攀岩、滑板一起,把这种“爽”的感觉带到了奥运舞台。

近两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爱上了冲浪这项新潮、时尚的小众运动。天猫消费大数据显示,冲浪、露营、垂钓成为了90后的“破产消费”新三宠。618期间,天猫的冲浪板销量增长了40%。

海南、广西、福建、广东、浙江成为了国内最热门的冲浪目的地。其中海南的热度最高。近一个月来,在马蜂窝旅游平台上,关于冲浪的热搜词前五名都与海南相关,包含万宁冲浪、三亚冲浪、后海冲浪、日月湾冲浪以及蜈支洲岛冲浪。

疫情之后,三亚后海村甚至变成了一个“网红打卡点”。在小红书上,与“三亚后海”有关的旅行笔记超过两万条。据了解,只有四条巷子,十分钟能逛完的后海村,其冲浪店数量,短短一年间,就从几十家变为上百家。用后海村“常驻浪人”孙维的话来说:“今年海边的人就跟下饺子一样。”

作为局外人,很多人都会疑惑,冲浪为何让人如此上头?大批年轻人涌向了冲浪之后,是否会加速它的商业化进程?以及对这项运动产生了哪些影响?

1、逃离城市的“浪人们”

“浪人”是对冲浪爱好者的简称。作为一名拥有5年冲浪经验的浪人,孙维亲眼见证了冲浪如何从一项小众运动,变成了现在的热门新潮运动。

孙维告诉《豹变》,很多人像他一样,平时工作生活在城市里,完成工作后抓紧一切机会往海边跑,他们自称为“城市浪人”。

这些人会被海浪吸引,是因为冲浪让他们感受到了城市里缺少的自由。孙维说,自己在北京996,一个月的薪水1/3拿来租房,再除去水电、交通、饮食,每月能剩下的钱寥寥无几。“这不是生活,应该叫生存。”

来到后海村之后,孙维发现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近,随便抓个人聊两句就能成为朋友。他在这里遇到了曾是腾讯高管的林峰。林峰甚至留在了后海村,他将一辆旧的面包车改装成了汉堡车,在这里卖起了汉堡。

除了大厂高管,海滩上还有自由撰稿人、广告策划、乐队主唱……用孙维的话来说:“大家来这里冲浪,是对城市生活的一种越狱。”

曾经的后海村/摄影:阿康

根据孙维以及其他浪人的描述,冲浪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新手期、学习期、大神期。

新手期主要是在教练的指导下学习一些身体表现力和技术动作,如起乘姿势、平衡姿势等。这一时期最容易感觉到冲浪的快乐,这个快乐来源于成功站在冲浪板上的那一瞬间,更多的是新鲜感。

很多年轻人体验到第一阶段就停止了,而继续深入学习的人则像孙维他们一样,成为“被海浪选中的人”。

到了学习期,会迅速陷入一个低谷。离开教练之后,很多人会陷入到迷茫的状态,“你会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不会抓浪、不会保护自己的安全……”孙维说。脱离教练的“保姆式”的教导,自己需要学习大量知识,比如天气、洋流、风向等。这需要不断下海积累经验。

突破技术驾驭层面之后,就来到了真正上瘾的阶段,此时的快乐是没有天花板的。阿康是孙维的冲浪教练,他认为,冲浪最让人上瘾的地方,在于冲浪的不确定性。

担任冲浪教练之前,阿康曾经做过几年滑雪教练。虽然两项运动都是极限运动,但二者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由于滑道比较固定,滑雪的难度也比较固定,而冲浪则需要时刻准备迎接不同的情况。“不确定性是冲浪最难的地方,也是冲浪的魅力所在。”

因为这种不确定性,冲浪非常考验耐心。心浮气躁或者追求效率的人,很难沉浸其中。冲浪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海里划水,半天时间只能站起来一次,光是这一点,就会劝退很多人。

虽然冲浪的反馈没有那么即时,但是在海里等浪的过程,也十分解压。浪人在海里就是为了抓浪,这需要时刻保持专注,那些让人分心的事情都被留在岸上,眼前只有碧水蓝天。

向往自由、逃离城市、追求新鲜感、喜欢不确定性、解压……种种因素下,越来越多的人想要通过冲浪,寻求一个精神栖息之地。

2、从精神乌托邦到网红打卡点

当然,站在冲浪板上的人,并非都是为了追求自由和极限。

如果说曾经的后海村是城市青年的乌托邦,那现在的后海村则变成了全民娱乐的网红基地。

受去年综艺节目《夏日冲浪店》的热播和疫情大家不方便出国等因素的影响,来海边冲浪的人们开始变多。

《夏日冲浪店》是在沙卡冲浪俱乐部拍摄的。昕凌是这家俱乐部后海店的前负责人,她在2015年来到后海村当客栈义工。“当时是凌晨,我在稻城亚丁的银河下查我下一站义工去哪,后来在豆瓣上看到后海客栈义工可以免费玩冲浪,立刻对这项运动有了兴趣,于是就来了。”

昕凌告诉《豹变》,她感觉来店里学习冲浪的90后和00后明显变多了。人流涌入的同时,商业也开始参与进来,之前那个恬静悠闲的小渔村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昕凌表示,先前村子里民房正常一个小单间是800元,现在涨到了1300元,还在不停地涨。店铺房租涨得更快,而且好位置很稀缺,有钱也不一定租得到。

同时,村里的民宿、酒吧、餐饮等业态也随着人们的涌进开始迅速发展。孙维说:“很多俱乐部都是一条龙服务,既可以学习冲浪,也可以喝酒、住宿,每天的开销在400元左右。

在他眼里,后海村其实并不是一个专业冲浪的地方。比起日月湾、万宁等浪大地方,后海村的浪比较小,只适合新手。而且,后海村冬天有浪,夏天几乎没有。这里更像是一个度假胜地,白天看海冲浪,晚上喝酒蹦迪。

此外,冲浪还带火了拍照产业。打开美团、淘宝,可以搜索到各种价位的“冲浪套餐”:“358元体验冲浪+视频+拍照”“588元海岸写真”“290元冲浪+单反”……

打开小红书搜索“后海冲浪”,也会出现各种帖子,大多数都会提到“后海村汉堡车太适合出片了”“后海冲浪时如何凹造型”等。《豹变》联系了几位晒照片的游客,他们表示,冲浪体验还不错,不过对冲浪并不是很感兴趣,主要还是以拍照旅游为主。

由于冲浪需要的设备不多,能够商业化的部分也比较少。孙维告诉《豹变》:“冲浪只需带一件泳衣。冲浪板、防晒油这些俱乐部一般都能租到。50元租块板子可以玩大半天,可能也就刚开始学的时候需要花一些培训的钱。”

据昕凌介绍,国内正常的冲浪小班的价格就是400+/位,一节课两小时左右。但是现在因为大量新的俱乐部涌入,目前后海冲浪俱乐部也陷入了严重的内卷。从整个冲浪市场来看,冲浪课程从几块钱到五六百的都有,质量参差不齐。

“不过,后海几家老牌的俱乐部,并没有受市场的影响做出太大的变化。我们还是专注于冲浪,做好口碑,经营情况也跟以前基本持平。”昕凌说。

3、下一个乌托邦在哪?

“真正最好的后海村早就留在去年疫情前了,当时几乎没什么游客,村里的人大家都相熟,那才是真正的乌托邦。”孙维说。

在他看来,曾经的后海村,人们之间只有开心的玩笑和吐槽,大家都很默契,不聊工作、不聊买房、不聊压力,如今这里已经变味了。

络绎不绝的游客,让本就不大的沙滩上全都是人;巷子里年轻的男孩女孩举着相机不停地按快门,就算与网红汉堡车拍照,都需要排队。每走几步,就会有人上前问:“帅哥、美女,冲浪不?便宜。”

最让孙维忍受不了的是,3月份去后海村时,他发现这里有了夜禁时间,野迪蹦到晚上11点多,大家就要回去睡觉。这让专门带了好友来体验后海村夜生活的孙维大失所望。他对《豹变》强调了三遍:“再也不会来了。”

孙维的教练阿康也在今年离开了。他在这里呆了4年多,离开的原因和孙维差不多:“这里变化太大了,我去日月湾当教练了,那边还比较纯粹。”

自从后海村变得商业化后,除了激增的俱乐部,还出现了一个新兴职业“推板师”。阿康表示,村里好多卖水果、买菜的人都开始下海教人冲浪。看冲浪火了之后,许多潜水店也开始了“兼职”,教人冲浪。

这些“职业推板师”可能只经过几天的培训就上岗了,这些人会不会冲浪还得打一个问号。他们的任务就是站在身后帮助客人在冲浪板上站起来。在海边,你甚至还能看到有教练扶着冲浪板,让客人站起来摆个Pose,原地不动用板前的GoPro拍两张照片就完成任务了。

冲浪是一项极限运动,虽然后海村的浪比较小,但如果教练不专业,还是有造成安全事故的风险。”阿康告诉《豹变》,目前国内专业的持证教练,考的都是ISA国际冲浪教练证,这也是业内大家都认可的证书。

对于推板师,昕凌的态度显得比较宽容。她表示,冲浪毕竟是一项极限运动,只要学员的安全能有保证,不出安全事故就行。因为一旦出了安全事故,当地所有俱乐部都会面临停业整顿的风险,后海村冲浪的名声也会受影响。无论如何,安全永远是最重要的。

除了以上问题,这里的环境卫生也遭到了很多游客的吐槽,海里飘着拖鞋,沙滩上随处可见塑料袋子,以及喝完的酒瓶和吃完的烧烤签。不过有游客表示,如今当地已经重视环境保护这一问题了,能看见有人在沙滩上捡垃圾。

昕凌在自己写的每篇帖子中都会特意写道:“净滩,生命,从此刻做起”,以此呼吁大家爱护环境。

浪人们想要一片干净安静的海域,996的普通游客只能在周末、节假日来尝鲜。后海村可能没办法同时满足这两个群体的需求,毕竟被流量网红盯上后,安静的“乌托邦”时代就已经结束了。“所幸的是后海村成为网红后,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冲浪运动,我还是很开心的。”孙维说。

当被问到接下来要去哪冲浪时,他表示:“应该去日月湾吧,那里人少点。不过我觉得,很快那就会成为下一个后海村。”

(文中孙维、林峰为化名)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露营、野钓之后,年轻人又对“蓝色鸦片”上瘾了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radiotake10.org/news/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