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麦财经网:http://radiotake10.org 专业正规合法的金融财经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00后抛弃KTV:量贩式被老年群体“占领”,商务KTV还能月赚千万?

作者:小麦财经 发布时间:2021-08-08 14:58:43 阅读次数

文|AI财经社 杨可

编辑|杨洁

KTV真的凉了吗?

《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受疫情等因素的叠加影响,KTV行业整体客流量下降了70%-80%。根据天眼查数据,截至2021年3月,我国现存的KTV注册企业为6.4万家,从2000年至今,已有多达4万家企业注销或吊销。

KTV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但辉煌早已不再,尤其是经过疫情的阴影笼罩之后。前段时间,“为什么现在人们不再去KTV了”等话题登上微博热搜,KTV再次回归到大众视线当中,勾起了80后、90后的青春回忆。

KTV早已退潮。眼下它是不是已经到了消亡的边缘?有意思的是,尽管KTV大行业“变冷”,AI财经社发现,仍有一批高端商务KTV们在“低调赚钱”,瞄准了商务客户群体,甚至能月入上千万元。

但是,昔日风靡一时、以年轻用户群体为主的量贩式KTV,正在盈利的边缘挣扎。它们缩减了规模、制定了差异化的定价体系,但吸引来的更多地是中老年消费“大军”。但这些KTV们,也宁愿放下身段,为他们提供服务,以维持自身的运转。但不管怎么说,00后的年轻人们“抛弃”KTV已成定局。

被老年人“占领”的量贩式KTV

城市中常见的量贩式KTV,日子过得尤其艰难。

1995年,钱柜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门店在上海落户,量贩式KTV正式登场。此后,平价的量贩式KTV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引领了线下娱乐市场的潮流。当年的量贩式KTV火热时,无论是年轻人的生日派对、朋友聚会、毕业送别,还是白领们工作团建,都会选择去KTV包厢里消磨上一晚的时光。

2015年,钱柜宣布关闭北京朝外店。这是它在北京开设的第一家店,也是它一年内关掉的第13家门店。量贩式KTV开始退潮。

想当年,“K歌之王”曾是量贩式KTV的代表,2016年,王思聪高调光顾北京K歌之王的时候,亮出了一张总价超过250万元的消费清单,瞬间将K歌之王送上了微博热搜。

时过境迁,2020年2月,北京K歌之王发布了“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表示公司效益大幅滑坡,资金压力过大,无力维持经营,公司将与全部200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据AI财经社了解,K歌之王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在其经营期间美团APP上显示的人均消费高达2044元。

经历过2020年时期的疫情,北京一家唱吧麦颂KTV的店长告诉AI财经社,这家店方圆两公里之内曾经有过4家KTV,但目前已经有一半都关店了。AI财经社在百度地图上查询到了北京地区90家唱吧麦颂KTV,但在美团APP上显示,已经有10家左右目前是“歇业关闭”状态。

一位原陕西百卉旋律KTV的经营人员告诉AI财经社,这家KTV是在2016年8月成立的,但经营了5年后,在今年2月进行店铺转让,原本经营的商家也转行去从事水果售卖了。

但让量贩式KTV走向落寞的,不止是疫情的影响。在此之前,它就已经逐渐失去了对年轻人们的吸引力。根据美团App消费数据,2021上半年,量贩式KTV中,“00后”的18-21岁年龄段的用户数同比下降了13.4%,消费额也同比下降了15.4%。

即使到了下班时间,北京的某KTV内依然生意冷清。AI财经社等待了1个小时,仅有两对结伴而行的年轻人来唱歌。“但是如果没有团购券,我们也不会来这里消费。”其中一对年轻情侣告诉AI财经社,“我们都非常喜欢唱歌,发现这个KTV有团购券、价格合适,我们就来了。”

尽管爱好唱歌,但线下K歌,已经不再是年轻人的娱乐偏好。对于商场中的迷你KTV,几位年轻人也表示并不常去,“价格相对偏高了。”其中一位年轻的男性消费者则提出,线下KTV“房租成本太高,这个行业就跟房地产一样,房租成本降不下来,总会出现问题”。

一家高端商务KTV的领班张帅也认为,对于量贩式KTV而言,它自身需要支出的房租、员工、设备等成本不低,但酒水消费定价一般只有商务KTV的三分之一,“它面向的年轻人们多数没那么富裕,消费水平跟不上”。自然它也更容易入不敷出,出现经营上的危机。

一家位于北京的唱吧麦颂KTV店长说,他已经在该KTV工作三四年了,明显感觉“行业大不如前,来的人越来越少了”。为了应对店铺的经营,他不得不开始缩减包房。

此前的唱吧麦颂KTV至少能有100间包房,现在这家KTV目前只有18间包房。周一到周五的12点-17点间,小包间消费任意2小时只需要38元,12点-19点间任意3小时需要68元;中包价格则相应比小包高10-20元,工作日的晚上和周末价格更是翻倍上涨,价格提高到188元3小时。

也正是因为不同时间段的差异化价格,该店长表示,周一到周五的下午,尤其是13点-15点之间,来的人多数都是周边的中老年人。

一群大叔、阿姨们唱着有时代感的歌曲,几个人手拉手一起跳着广场舞。下午时段小包间价格便宜,他们和来消费的年轻人不同,自己还随身带着酒水,在这里消磨的几个小时就显得更加实惠了。“店里虽然规定了客人不能自带酒水,但我们总不能拦着。”店长苦笑,“他们需要的时候,我们还要给倒水。”

年轻人们不再将KTV当成唯一的娱乐场所之后,中老年群体开始涌入KTV。

孙阿姨告诉AI财经社,平常跟姐妹们就去KTV休闲,“我们有个微信群,每次去之前,在群里说一声就行,一般召集十几个人一起去。除了唱歌之外,大家也一起吃饭, AA制下来一个人也就花上十几块钱。”她说。

另一家量贩式KTV的员工也告诉AI财经社,店里周一到周五的白天,基本都被大爷大妈们“占据”了,晚上才有20-30岁的年轻人光顾,中年人则很少来消费。该KTV里有20间包间,周一到周五的12点半到19点半,小包间3小时原价是69元,会员价则是59元。“为了便宜,常来消费的阿姨们也会选择办卡。”该员工表示。

尽管这些大龄顾客通常都自带酒水、几乎不在店内消费,盈利空间相当有限,但是为了不让包间空闲,几家KTV的运营者们都还是欢迎他们的。“他们的消费不足以支撑起KTV的运营成本,但反正包间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拿出来让人消费。”

老龄顾客们也和一些KTV发生过矛盾。小刘也是文娱行业的从业者,他的母亲就经常约其他姐妹到KTV消费。“老人卡一小时38元,标准消费价格是一小时128元,几个阿姨们众筹办理了一张老人卡。”小刘说。但问题时,该卡片在节假日等的高峰时段不能享受优惠。有一年的情人节恰逢工作日,小刘的母亲照常约了人到KTV,但却遭到了KTV经理的拒绝,双方为此起了争执。

事情解决后,小刘自己也对KTV表示理解:“他们让老年人来只是为了少赔点。平时128元一小时的房费,我大致计算了一下,只够交房租和水电费的。KTV经营,是无法靠房间费回本的。”

“商务KTV”,月入上千万?

但并不是所有的KTV都陷入了盈利困境。

KTV行业当中,有商务KTV和量贩式KTV之分。上海某商务KTV领班王俊告诉AI财经社,“KTV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行业整体衰落,但商务KTV依旧活得还可以。商务KTV中的消费,主要是商务应酬,受到行业影响不大。”

商务KTV中,还包括高端、低端和普通商务KTV。目前,王俊所在的KTV有80多个包厢,每个包厢空间有20平米左右。作为领班,他主要负责拓展客户资源。

量贩式KTV愁云惨淡时,商务KTV还在疯狂招聘。王俊的朋友圈每天都在发布相关的招人信息,其中包括经理、佳丽、公主等多个职位。其中“公主”要陪客户聊天、喝酒,而“佳丽”们则需要关注包厢动态,帮忙拿酒、点歌等。

“我们这种属于素场。所谓‘公主’只陪聊天喝酒,但能一场拿到800-1200元的小费。而且素场是有最低消费限制的,金额为1300元。如果顾客邀请几个女孩子,点些洋酒,大概一晚就能消费上万元。”王俊说,“这种商务KTV,一个场子就能养活很多人。”

张帅也表示,他所在的商务KTV位于安徽,但除了2020年因为疫情休息过一段时间外,一直都在营业,营业情况也不错。每间包房都在整晚不休地为KTV创造着利润。该商务KTV目前开房数量维持在100多间左右,正常情况下每晚基本都能满房,“一个月的营业额能达到1000多万元”。

不过,他也感慨说,相比于前几年而言,该KTV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赚钱了。“之前公司只占据了一栋楼的三层,有50多个包厢,每天开房可达到90间,等于全部翻房。现在公司拓展了规模,总共有90多个包厢,但开房状态只能到100间左右。”

AI财经社发现,在这家商务KTV中,普通酒水如青岛纯生的价格定到60元/瓶,燕京啤酒60元/瓶,红瓶百威65元/瓶;高端酒水例如伏加特、轩尼诗XO等,价格最高可达到将近4000元一瓶。而不同的房间也都有最低消费,最低消费档次从1380元到3580元不等。

据张帅提供的一张照片显示,该KTV的某房间在今年7月的一天消费额高达24万元。“两三个包厢一天就能有近50万元的营业额了。”

此外,商务KTV还与普通量贩式KTV在管理方面有所不同。商务KTV中除了管理层、前台、保安、保洁等职位有固定的薪资之外,领班、少爷、公主等的报酬都是按照销售额的提点计算,提成最高能够达到55%-60%。

但他们都对AI财经社强调,商务KTV中没有涉黄、涉赌等非法经营的情况存在。

为何年轻人不爱去KTV了?

KTV行业的衰落,大约从五六年前就开始了。《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显示,在2016年一年,传统KTV数量就减少了近60%。

也是2016年开始,迷你KTV出现,代替了传统KTV的社交属性,迎合年轻人们向往更私密社交空间的需求。但后期由于同质化竞争加剧、商业模式并未走通,迷你KTV如今也已衰落,只留下一地鸡毛。

“唱歌”这件事也早已被互联网企业搬到了线上。唱吧APP、全民K歌等在线K歌App的发展,让传统KTV市场也备受冲击。据《2020年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统计,在线K歌行业的月活跃设备数近2.2亿。

而当在线直播兴起,谁还需要去线下KTV唱歌?

同时,KTV的维护成本过高,房租、设施保养费等成本日渐飞涨,也在加速着传统KTV行业的衰退。

量贩式KTV的包间是老年人社交的“天堂”,却从年轻人团建、聚会的社交场景中逐渐消失。

“没意思”、“过时”是现在年轻人们对KTV最大的印象。无论是迷你KTV还是传统KTV,原本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社交需求和“练歌”的场所,但是更多社交方式的兴起,让年轻用户的目光转移到了“唱歌”以外更丰富的娱乐方式上。

以唱歌为主的社交方式不再受到欢迎,据《2020年轻人酒水消费洞察报告》数据显示,90后人群中10%有每日饮酒的习惯,静吧、小酒馆们替代了更多的夜间经济,年轻人成为了酒水消费的主力军。

线下社交游戏兴起,狼人杀、密室逃脱和剧本杀,注重沉浸式体验的娱乐活动也更受年轻人的追捧和喜爱。现在,部分传统KTV已经开始向剧本杀转型。

那个曾经属于KTV的黄金时代,终究还是一去不复返了。正如钱柜KTV上海店曾宣布停业时,韩寒发出的感叹:“知道一切终会变迁,没想到这么快与决绝。无论是冰冷的介质还是滚烫的情谊,回想起来,甚至都不记得哪一刻是最后的告别”。(王俊、张帅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版权保护: 本文由 00后抛弃KTV:量贩式被老年群体“占领”,商务KTV还能月赚千万?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radiotake10.org/news/193.html


财经新闻 房价终于涨不动了!深圳已连跌仨月,房子还能买吗?

文/庞无忌始终“坚挺”的房价终于在层层调控之下破防。近期,楼市降温信号进一步显现,大中城市房价涨幅全面回落。国家统计局1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新房……

财经新闻 美股、欧股、亚股都还能涨!华尔街分析师乐观程度达20年来最高

财联社(上海,编辑卞纯)讯,华尔街分析师上次如此乐观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在对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所有建议中,“买入”比例高达56%,创下200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在火热的财报季……

财经新闻 震荡中的白酒股,还能成为资金避风港吗?

近段时间,白酒股上上下下反复震荡,既有对消费税改的担忧,也有疫情扩散的不利影响,还有投资者对于白酒预期过高,追高杀跌或造成白酒板块股价动荡。但从长期来看,白酒股的……

财经新闻 杭州楼市调控再掀风暴:购房资格锐减30%,毕业落户大学生还能买房吗?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忻奇琪没有一点点防备,非杭州户籍购房者们的“房票”,一夜之间,没了。“我刚刚在杭州落户一个多月,近期在关注奥体板块的新房,没想到一下子就因……

财经新闻 最高个贷利率36%降到24% 招联消金“高风险高收益”模式还能走多久?

“作为消费金融领域的头部公司之一,招联消金依赖高净息差在过去两年中蝉联消金行业的净利润冠军。然而这种高举高打的模式,在“限高”的背景下逐渐面临考验。日前,消金领域……

财经新闻 新能源分歧加大,有基金经理做好跌15%准备!行业还能景气5到10年?

2021年以来,在快速的板块轮动中,新能源板块以绝对的优势成为A股市长“最亮的星”,相关基金业绩表现一马当先。截至二季末,公募基金前50大持仓中,新能源概念股高达11只,其中……

财经新闻 年轻人不喝瑞幸,还能喝什么?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燃财经出品作者 | 张 琳编辑 | 谢中秀8月5日,瑞幸传来“喜讯”。据Tech星球报道,瑞幸咖啡于今年5月实现集团整体盈利,6月也延续了这一向好态势。这意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