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麦财经网:http://radiotake10.org 专业正规合法的金融财经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铜:保供稳价进行时

作者:小麦财经 发布时间:2021-08-07 23:16:08 阅读次数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8月6日,沪铜主连69790元/吨,再次逼近7万关口。5月10日,铜期货盘中达到历史极值78270元/吨,此后回落,到6月21日降至66350元/吨,每吨降幅超过11000元。但此后,铜再次在震荡中回升。

政策层从4月开始对大宗金属商品展开调控。来自一家国有有色金属企业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因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今年3月份以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国家统计局、工信部、发改委等各部委多次到铜行业骨干企业调研和召开协调会议。5月份,国常会连续3次就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发声。头部企业则响应号召,从生产、供应链金融、推动增加长单比例等各个层面加强保供稳价。

但大宗商品面临的全球货币宽松环境、中国市场的强劲需求、海外供应的紧张以及中国对资源进口的高度依赖,都使得居高不下的大宗商品价格成为棘手的难题。

中国市场在密切关注着海外矿山的生产,疫情、劳资谈判都给铜的稳定供应带来了不确定因素。

抛储

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部署,为缓解企业原材料成本压力,发挥储备市场调节作用,抛售国储措施还在进行中。

7月29日,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投放了第二批国家储备铜、铝和锌,共计17万吨。其中铜3万吨、铝9万吨,锌5万吨。在此之前,7月5日,第一批国家储备共计10万吨已经投放。国家发改委表示,抛储还将继续。

从7月5日至今,铜价经历了先抑后扬,到8月5日,铜价再次与一个月前持平。

8月3日,在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举行的上半年行业运行发布会上,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贾明星就国家抛售铜铝锌储备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这一行动主要旨在维护大宗商品市场的平稳。

贾明星认为,无论国家还是企业层面,都不希望价格大幅的波动,大幅波动对企业的打击会很大,对整个产业和国民经济打击影响也很大。“过去有好多大宗品种的价格太低,低至成本线以下,因此这些品种如今的上涨属于合理的反弹。另外有一些品种价格涨幅比较大,国家层面也希望市场要平稳,因此投放了一些国储。”贾明星说。

从抛储的量来看,贾明星认为,这更像是一种象征性的举动,其对市场的影响主要是方向性的引导,但不足以改变供需基本面。“以铝为例,整个行业一年用量数千万吨,一次抛储的量尚不足行业一天的用量。行业需要的是市场的平稳运行,价格不要产生剧烈的波动,这是宏观调整的目的,至于涨幅只能交由市场,对市场来说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永远是供需基本面。”贾明星说。

贾明星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铜价相对来说属于高位,第一方面还是因为供需,国内经济表现非常好,对有色金属的需求增长很快。从供给端来看,很多原料地由于疫情影响,矿产资源供给不足,推升价格上涨。再者,全球的货币政策都比较宽松,美元在贬值。此外,全球油价在涨,这也抬高了大宗商品的生产成本。

企业保供稳价

贾明星最近一段时间前往加工企业做调研。“企业害怕价格大幅度的波动。作为协会,我们希望企业也不要去恶炒,也一直在这样与企业交流。”

但对于规避经营风险的套期保值,实体企业的参与性依然有待提高。贾明星表示,期货交易对行业骨干企业的经营是一个很好的保障,通过套期保值能锁定利润,但在价格波动的过程当中,企业认为,套期保值是非常难做的。“我最近到几家加工企业去,企业表示都不敢做,因为价格判断不清楚,担心做了一单下来,很可能一年半年的利润就亏进去了。”贾明星介绍说。

而根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的了解,对于占据大宗商品生产重要市场份额的国有企业,因来自监管、市场等层面的一些约束,其套保操作同样面临掣肘,这使得资本市场上的空头力量相对薄弱,也使得大宗商品遇到利好因素时变得易涨难跌。

8月5日,来自南方一家大型有色金属企业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因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今年3月份以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国家统计局、工信部、发改委等各部委多次向铜行业骨干企业调研和召开协调会议,该企业均受邀参加。5月份,国常会连续3次就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发声。

上述企业是一家国有有色企业,在今年大涨的行情下,该企业通过若干措施来响应报价稳供。一方面,在今年铜精矿和废铜较为紧张,加工费对生产十分不利的情况下,不仅未减产,还主动降低加工费,加大原料采购,满足客户订单。

今年铜价大幅上涨之后,行业成本压力激增,行业资金紧张较为普遍,不少企业因现金流不足减少接单。该企业通过引入供应链金融等服务措施缓解客户资金压力,同时,也保证了销售量和应收账款安全。

此外,作为行业内较大的生产企业,该企业也曾向各部委积极献策,包括增加国家储备调节(短期手段)、加快对铜再生资源循环利用进而减少进口依赖(长期手段)等方式调控市场。

来自该企业的分析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他们也建议行业客户增加购销长单比例,利于行业稳健经营。近两年来,虽然铜价波动较往常更加异常,但价格波动对于购销匹配的企业影响较小。事实上,凡是购销长单比例均较高的客户,经营风险较其他企业大大降低。因此,增加购销长单比例,减少因短期购销不匹配带来的价格波动风险,利于企业和行业的稳健经营。

海外矿山

8月6日,沪铜主连69790元/吨,再次逼近7万关口。铜价上一次进入7万元/吨区间是在2010年12月,此后经历了长达6年的下探周期。2016年9月开始,铜价进入上升周期。

资本市场在密切关注着来自智利等地的矿山动态。在2019年,我国的铜精矿对外依赖度就已经达到76%。

2021年7月末,矿业巨头必和必拓旗下的Escondida矿、Codelco的An-dina矿和日本拥有的Caserones矿的工会投票决定罢工,此前他们拒绝了管理层新的劳资协议,并在8月第一周进入政府调解谈判阶段。

对冲研投有色金属研究员李丹表示,2021年,全球铜矿逐步从疫情的扰动中恢复,包括Codelco、Freeport、BHP、Glencore在内的 19家矿企在2021H1铜产量合计6569万吨,同比增加13万吨,增速2%。虽然供应量在逐渐增加,但产出增速并没有达到市场的预期,一季度南美铜矿仍旧面临疫情冲击,叠加矿石品位下滑、劳资谈判、以及秘鲁货运罢工等干扰因素存在,上半年全球铜矿产量虽有恢复但仍低于预期。

Escondida是全球在产最大铜矿,2020年铜产量118.7万吨,占智利铜产量的 20.7%,占全球总产量的5.8%;Andina铜矿在2020年生产了18.4万吨铜,占Codelco铜产量的11%,占到智利总产量的 3%;Caserones在2020年产铜12.6万吨,占智利总产量的2.2%。如果最终谈判破裂,罢工可能导致智利超过四分之一的生产中断。

2021年是全球铜矿山合同到期的大年,据统计,仅智利和秘鲁就总计约600万吨产量的铜矿山合同到期面临劳资谈判(如智利的Chuquicamata、Es-condida等大型铜矿山,秘鲁的Antam-ina、CerroVerde等大型铜矿),不断高涨的铜价和疫情的影响将会使劳方提出更高的要求,增加了罢工的可能性,最终影响到矿山的生产。

李丹表示,2021年上半年,一些铜矿的劳资谈判虽然过程较为艰难,期间也有罢工发生,但整体对生产的影响比较有限。但下半年智利和秘鲁劳动合同谈判进展将更加激烈,前述大型铜矿如智利Escondida、Andina,秘鲁CerroVerde、Collahuasi将在三季度迎来密集的合同到期谈判,南美民粹主义也在疫情冲击下升温,罢工的威胁增加,可能对铜价形成短期阶段性刺激。

李丹分析,从全球铜供需平衡表来看,预计2021年全球矿产铜产量将增长3.6%至2132万吨,全球废铜供给恢复迅速,废铜直接冶炼占比提升至17%,预计全球电解铜产量将增长3.24%,而废铜直接利用消费预计增速为8%,全球铜金属整体消费预计增长4.1%。

在2021年上半年铜矿产出增速不及预期的背景下,下半年供给有望加速,罢工扰动预计难以抵消新投及在产铜矿所提供的的增量。中国铜精矿现货自4月起从底部逐步向上攀升,截至7月末以较年内低点上涨超过90%,再加上废铜供给的增加,下半年铜供给压力预计将会更加明显。

来自某骨干企业的分析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展望下半年,全球经济持续复苏及中国经济边际下行交织,铜价逐步回归基本面。不过,长远来看,在铜市低库存和围绕碳中和推出的光伏和新能源板块消费前景乐观背景下,铜市紧平衡可以延续,基本面支持铜价重心抬升。

建信期货在此前也认为,碳中和的政策路径是一是电力深度脱碳,大力发展非化石能源,主要是风电和光电,可再生能源设施需要的用铜量是传统能源设施用铜量的数倍;二是提高终端领域电气化率,工业领域煤改电,交通领域发展新能源车,这两大政策路径均将在中长期的未来提升铜消费。

但贾明星在8月5日向经济观察报表示,铜价不具备走出持续上涨的超级牛市行情。他认为,中国这几十年对铜的消费一直支撑着高铜价,但中国经济已经告别了过去的狂飙猛进的时代,未来不具备持续上涨的空间。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铜:保供稳价进行时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radiotake10.org/news/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