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麦财经网:http://radiotake10.org 专业正规合法的金融财经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紫金信托增资 新老股东进退权衡

作者:小麦财经 发布时间:2021-08-14 19:58:23 阅读次数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姗信托业整体转型之际,紫金信托迎来股权大洗牌。

8月8日,宁沪高速(600377.SH)发布公告,公司将以战略投资者身份,以自有资金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投资紫金信托。本次增资后,公司将持有紫金信托20%的股权。同时,紫金信托的外资股东三井住友信托银行也将参与增资4.98亿元,两家合计注资近25亿元。增资完成后,紫金信托将增加8.18亿元的注册资本金,即将从24.53亿元增至32.71亿元。

在紫金信托增资背后,既有新晋股东的高调入局,也有小股东的黯然退出。

宁沪高速发布增资公告的同一天,紫金信托的第六大股东金智科技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降杠杆、聚焦主营业务的发展战略,拟放弃在紫金信托增资中的优先认购权,并拟将所持紫金信托股权转让给紫金投资集团。

那么,紫金信托新晋股东成色几何?股东进与退之间,又将带来哪些影响?

增资背后的新老股东进与退

根据紫金信托增资方案,其将增加注册资本8.18亿元至32.71亿元,其中,宁沪高速认缴6.54亿元新增注册资本,增资后所占股权比例为20%;三井住友信托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井住友信托银行”)认缴1.64亿元新增注册资本,增资后所占股权比例为20%。据悉,在三井住友信托银行参与增资的4.98亿元中,这1.64亿元计入紫金信托的注册资本,其余约3.34亿元计入紫金信托的资本公积金。

目前,紫金信托股东共有6家,其中控股股东为全国资背景南京紫金投资集团 (下称“紫金投资”),其持股比例为60.01%;第二大股东为三井住友信托银行,持股比例19.99%。另外四家股东分别为南京新工集团(7.34%)、三胞集团(5.11%)、南京江北产投集团(5%)和江苏金智科技(2.55%)。

随着后续宁沪高速进场、金智科技退出,紫金信托股东构成也将因此发生改变,股东数则由6家减至5家。

根据紫金信托最小股东金智科技发布的《关于拟放弃紫金信托增资的优先认购权及转让紫金信托股权的公告》,计划转让其持有的紫金信托的6265万元出资额,占紫金信托持股比例2.55%,转让总对价为1.9亿元,而此次交易的受让方正是紫金信托第一大股东紫金投资。

另外,紫金信托的另一老股东南京江北产投集团也拟将其持有的1.23亿元出资额(占比5%)全部转让。

值得一提的是,紫金信托第四大股东三胞集团虽未表态此次增资方案,但因其自2018年以来的流动性危机,一直让紫金信托处于股权冻结的阴影中。据启信宝显示,紫金信托有12条司法协助公告均来自于三胞集团,自2018年8月以来,三胞集团持有该公司的股权被多家公司轮候冻结。仅今年8月份就发布了3份“续行冻结股权、其他投资权益”的通知书,冻结数额即三胞集团持有紫金信托全部股权1.253亿元。经济观察报记者就股权变动进展及股权冻结相关问题致电紫金信托方面,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上海律协信托业务委员会副主任冯加庆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三胞集团不能解决自身的资金问题,导致股权被司法强制执行,通过拍卖、变卖或抵债等形式进行处置,则对紫金信托会产生影响。冯加庆接着补充道,“不过,因为持股比例仅占5%,个人认为不构成重大影响。”

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对经济观察报分析称,紫金信托作为被执行企业,股权冻结对公司产生的影响有限。“三胞集团会退出,董事席位变更,原股东或者新进股东补上就好了,问题不大。”

不过,宁沪高速为何选择进军信托业,又为何选择紫金信托?

对于拟溢价投资紫金信托一事,宁沪高速表示,是基于公司持续发展战略,参股信托公司有助于发挥双方各自资源优势,实现双方核心业务深度融合,有助于维护和提升本公司资产收益水平及综合竞争力。

目前,国内信托公司仅68家,信托牌照“稀缺性”也让其一直受到不少资本追逐。冯加庆认为,从纯粹生意的角度来说,投资信托公司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不过,他认为,这是不是正确的投资,还要看后续两家公司业务的匹配性问题,即能否相互促进发展。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紫金信托资产总额62.85亿元,净资产52.07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86亿元,净利润6.97亿元。

紫金信托2020年末信托资产总计1260.74亿元,同比减少11.88%,在已披露年报的63家信托公司中,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排在第48位。此外,公司盈利能力处于行业中游水平,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1.65亿元,同比增长5.61%,净利润5.80亿元,同比增长9.01%。

廖鹤凯认为,紫金信托发展稳健,公司资产规模靠后,主动管理信托业务处于中游水平,宁沪高速行业低估进军信托业,选择紫金信托是立足长远的选择,放到足够的时间长度是不错的选择,或许能成为其多元化中的一抹亮色。

新晋股东成色几何

宁沪高速于1992年在江苏省注册成立,是江苏省唯一的交通基建类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江苏省境内收费路桥的投资、建设、经营及管理,并开发高速公路沿线的服务区配套经营业务。

记者注意到,除收费路桥业务外,宁沪高速自上市以来一直在积极拓展相关的多元化业务领域。

根据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收入构成主要包括收费公路业务、配套服务业务、房地产销售业务和其他业务,所占比例分别为74.90%、16.33%、7.74%、1.03%。公司在2021年经营规划中明确表示,要在深耕主营业务、拓展辅业利润的同时,探索创新,做优金融投资,持续关注优质金融标的投资机会,择机开展战略配置,提高金融资产及利润占比。

除了上述拟投资标的外,宁沪高速近日还宣布延长增持江苏银行股权期限,此外还投资了洛德房地产母基金、认购国创开元二期基金等,并进行了黄金投资以及购买了大量理财产品。

事实上,在宁沪高速对外大手笔“挥金”背后,却是高额负债的财务状况。

截至2020年底,宁沪高速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仅3.87亿元,相形之下,有息债务余额高达242.52亿元。近五年,因债务融资,公司的财务费用均超过4亿元。数据显示,2018-2020年宁沪高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3.77亿元、42亿元、24.6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宁沪高速短期偿债压力较大。根据财报梳理,截至2020年底,其短期借款14.7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1.03亿元、其他流动负债83.28亿元,合计超过百亿元。

冯加庆对记者表示,宁沪高速20%比例入股紫金信托有几点值得关注。其一,根据《中国银保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中“强化股东入股资金来源审查要求,严格要求自有资金出资”的要求,考虑到宁沪高速负债情况,其流动性问题值得关注;其二,信托公司还应关注股东与信托公司应保持独立性,防止间接或变相的利益输送,以及不当关联交易。

廖鹤凯则对记者分析称,宁沪高速债务较大的问题是高速公路行业整体的情况,和新建项目有一定的关系。高速公路收费权有年限限制,宁沪高速多元化展业也是有这样的考量,即短期增厚利润,长期产业布局。他认为宁沪高速自身债务压力较大,对于紫金信托没有实质影响。“至多是影响紫金信托部分股权稳定性,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出现这一情况的可能性比较小。”廖鹤凯说。

版权保护: 本文由 紫金信托增资 新老股东进退权衡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radiotake10.org/news/1374.html


财经新闻 吴亦凡涉嫌强奸罪被批捕,9年星途背后的资本进退

据朝检在线官方微信消息,2021年8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经依法审查,对犯罪嫌疑人吴某凡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7月31日,针对网络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